当然这些事,华笙一点也不知道,她已经被清洗了记忆,有关于斩月的一切毫无记忆,至于跟白染的关系,也因为白染等人了斩月最后的心思,谁也不会打扰她。

有些时候,也是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华笙,江流两人,不管几生几世都没有为自己真正的活过,如今成为普通人,其他事情,不属于人界的事情,也不想再牵扯到他们。

让他们真正为自己而活。

每日要考虑的也就是柴米油盐的凡尘生活,但谁也没想到,你不接触麻烦,麻烦却找上门前。

外面这些牛鬼蛇神从来没想过放过华笙,用尽一切办法,弯弯绕绕的圈住华笙,一张张弥天大网,随时准备着,匍匐着,等待着。

江城这个城市,再次承受,本不该属于它的厄运。

而这些,华笙还一无所知,她连谁想对付她都不知道,那些暗处等待的饿狼,闪烁着危险的狼光,盯着她。

在华笙催促江流去找风兮时,发现江流没有什么行动,华笙有些急,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,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灵力无,只能急召风兮,不然今天会死更多的人,这不是华笙想看见的。

但江流没什么动作,这让华笙如何不急?

“你干什么呢?我吸引注意力,你快去通知风兮,不能在浪费时间了!”

华笙微微移动身体,站在江流前面,因为一直是她跟于萍在沟通,现在由华笙挡着,也能分散注意力。

但江流却没有照着华笙说的做。

清纯美女天生丽质嘴刁小花恬美写真

“我在路上就已经联系她了,在再等等,快到了。”

江流看着华笙着急的样子,轻轻的拍了拍,随后握着华笙的手,将她拉在身后。

江流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孕妻挡在前面?

虽然于萍的事是要救命的,但江流自然是时刻将华笙的安危放在第一位,在来的路上,看见疗养院的监控时,江流想了想,觉得还是叫上风兮稳妥一些。

当然倒不是说他不相信华笙的实力,只是不管怎么说,对待现在的华笙,江流时刻小心,细心。

而江流一直有句话没说的是,他早就觉得华笙的状态不对,具体是什么,江流说不清楚,但就是有种直觉。

所以在来的时候,江流想了想联系了风兮。

现在看来,幸亏江流当时有先见之明,不然现在才通知风兮,可能还需要等一等,而眼前这个形式,他们不一定会等多长时间。

“她马上就到,你去接她一下,我在这顶一会,虽然你老公是个麻瓜,但这么多年的格斗技巧还是有的,不会马上被擒。”

江流不敢让华笙继续留下,但也知道不能大张旗鼓说出华笙没灵力的事,谁知道暗处的人,是不是盯着这边的情况,只要不漏底,对方也不敢轻易妄动。

不然他们也不会费这么大劲的想对付华笙,还是华笙以前的余威在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更不用走了,风兮知道我在这,很快就会到!”

华笙也没想到江流居然连这都想到了,有些意外,深深的看了眼江流。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