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荒,太一仙门。

议事厅,张展风坐在主座上,神情凝重,两男一女正在向他汇报情况。

太一仙门有情报殿,专门负责打听各种情报,凭借着庞大的势力,太一仙门编织了一张庞大的情报网,将各地的情报源源不断的运送上来,供太一仙门的决策层参考。

东荒有邪修出没,灭了多个势力,七大仙门派人洽谈,商讨对策。

东荒是七大仙门的地盘,不管他们内部怎么争斗,那是他们的家事,轮不到外人插手,现在出现了这种事情,他们自然要同仇敌忾,缉拿凶手。

多个势力被灭,这些势力都有一个共同点,崛起的时间不长,在阵道方面进步比较快,最大的疑点就是王家,青莲山庄、御妖国桃山和海参岛接连遇袭,有人在针对王家,其他势力被灭,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。

太一仙门刚把王青山聘请为外事长老,就有势力灭了王家,这相当于给了太一仙门一个大耳光。

有多个有结丹修士坐镇的势力被灭,遭到袭击的势力,都没有任何反抗势力,其中一个有三名结丹修士坐镇的修仙门派,山门尸横遍地,没有一人能逃走,只有元婴修士才有这么大的手笔。

如果是东荒的本土势力,就算跟王家有血仇,灭了王家就行了,没必要灭其他势力,这样容易引起众怒,如果是妖族做的,无疑是挑起大战,妖族没这么蠢,而且这样做的意义也不大。

从种种迹象来看,可以得出一些结论,行凶者有元婴修士,行凶者不是东荒的本土势力,很可能跟王家有仇,最重要的一点,这个势力不惧怕太一仙门等七大仙门。

最后一点,缩小了范围,不惧东荒七大仙门的势力并不多,南海十大宗门、中原五大王朝和北疆十大门派。

中原五大王朝儒道盛行,推崇君子之风,多半不是五大王朝做的,他们跟东荒也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,倒是南海和北疆,七大仙门备受排挤,只能立足,难以开疆扩土。

玩七彩气球清纯美少女图片

南海和北疆的势力也一样,只能在东荒立足,无法开疆扩土,说白了,这是本土实力对外来势力的排挤罢了。

“掌门师伯,王家的王秋鸣想要借用昊天镜冲击结丹期,不过他拿不出五十万灵石,您看?”

张展风沉吟片刻,吩咐道:“先让他欠着,等王师侄出来的时候,再告诉王师侄也不迟。”

“是,掌门。”

“没事的话,你们退下吧!对了,尽可能帮这个王秋鸿晋入结丹期,给他两件防御的法宝雏形,再让人布置三阶防御阵法,这些费用都记在王师侄的身上。”

张展风沉声吩咐道,这些费用对太一仙门来说,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。

“是,掌门。”

三人异口同声答应下来,躬身退下了。

“九幽宗,会是你干的么?”

张展风自言自语道,目光带着一丝疑惑之色。

太一仙门趁着九幽宗内讧,在北疆站稳脚跟,频繁联合其他势力,针对九幽宗。

九幽宗要是借此报复,倒也说得过去,这也符合九幽宗一贯的做派。

张展风想不明白的是,王家跟九幽宗有什么深仇大恨?九幽宗要这么做。

还是说,凶手是妖族?

可惜王家的首脑不在,王青山还没从剑峰离开,否则张展风倒是想问一问。

裕国,紫枫山脉位于裕国西北部,连绵数万里,这里灵气淡薄,生活着一个叶姓的修仙家族。

表面上,叶家只有几十名修仙者,只有一名筑基修士,实际上,这里是王家的一处堂口,专门负责培养情报人员,打探情报,原来的叶家早就被王家取代了,只是紫枫山脉地处偏僻,没人知道而已。

裕国距离魏国千万里,没人会想到,叶家是王家的一处堂口。

议事厅,王有珊坐在主座上,满脸悲愤,十几名修士坐在两旁,披麻戴孝,神情悲痛。

青莲山庄被灭,他们都有亲人死在这一场劫难之中。

“老祖宗有令,强敌在暗中窥伺,咱们不得再返回青莲山庄,化整为零,以后咱们这一支就在裕国发展,由我担任家主,所有人改姓叶,家族的字辈也改了,咱们要跟裕国当地的修仙家族联姻,派族人拜入裕国的修仙门派,想尽办法融入裕国,不过你们都给我记住,血债血偿,咱们是迫不得已才远走他乡,总有一天,咱们一定会返回祖地,重建青莲。”

说到最后,王有珊的目中有泪光闪动,她的爹娘和兄弟姐妹都死在了这一场劫难之中。

“是,家主,总有一天,我们一定会返回祖地,重建青莲。”

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,目光通红。

王有珊在此之前负责押送货物,跟多个势力打交道,为人八面玲珑,通晓多国修仙界的情况,青莲山庄出事的时候,她正运送价值三十万灵石的财物返回青莲山庄,青莲山庄被强敌灭了,这三十万灵石得以保存,留作叶家日后的发展资金。

“孟光,你挑两名族人重点培养,传授他们炼器术,这是咱们的立族之本,不能丢。”

王有珊望向一名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,吩咐道。

“家主,咱们家族擅长炼制傀儡兽,要不要传授他们炼制傀儡术?”

“不行?叶家在此之前都没有这门技艺,突然出现大量傀儡兽,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,傀儡术先保留着,炼制一些守护家族就行了,不宜过于张扬。”

叶家目前有五十多名修仙者,两名筑基修士,王孟光是唯一的二阶炼器师,凡人十万,凡人都是叶家的后裔,跟王家没有关系。

“是,家主。”

溪国,玄月山脉位于溪国东北部,这里是玄水宗的山门所在。

玄水宗是溪国第一大派,有七名结丹修士,传承两千多年,玄水宗背后是七大仙门的上清观。

一道蓝色遁光出现在天际,快速朝着玄水山脉飞去。

蓝色遁光刚一进入玄水山脉,一队巡逻修士出现天际,拦住了蓝色遁光。

蓝光一敛,露出一名二十出头的蓝衫青年,他五官俊朗,身材挺拔,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。

“这里是我们玄水宗的禁地,闲人止步。”

为首玄水宗弟子沉声说道。

蓝衫青年微微一笑,取出一枚方形的蓝色令牌,上面有一个江河的图案,上面隐约可以看到玄水两个蓝色大字。

“玄水令!”

玄水宗的弟子脸色一变,失声说道。

玄水令是玄水宗发放给有功之臣的特殊令牌,只有立下大功的人才能得到,无论什么人,什么修为,什么出身,手持玄水令,即可拜入玄水宗,这是玄水宗的祖训。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