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半年后,王长生和汪如烟回到银蛇岛,紫月仙子和王青山都回来了。

看到王青山平安归来,王长生轻松了一口气,他还真担心王青山陨落在镇仙塔之中。

简单的寒暄几句后,紫月仙子说起了正事:“王师兄,我得到一瓶四阶灵水,你应该用的上。”

她玉手一翻,一个白色瓷瓶出现在手上。

王长生接过瓷瓶,扒开瓶塞,一股刺骨的寒意狂涌而出,室内的温度骤然降低,王长生感觉置身于冰窖之中。

他连忙塞好瓶塞,称谢道:“多谢了,田师妹,这块三千年的碧灵木给你,你的炼器水平高,可以拿来炼制一件飞行法宝!”

王长生取出一块碧绿色的灵木,递给紫月仙子,这块碧灵木得自元婴期蛮族的坐化洞府,王长生留下一半,给了紫月仙子一半,用来炼制一件飞行法宝没有问题。

他们在镇仙塔得到的东西,都是他们适用的,他们有家族,不是一个人。

紫月仙子也不客气,收下碧灵木,闲聊了几句,就告辞离开了。

她打算闭关冲击元婴期了,云海宗的事情,全部交给王青箐处理,紫月仙子要一心冲击元婴期。

“九叔,我得到一滴重水,您应该用的上。”

王青山取出一个重若万斤的黑色葫芦,递给王长生。

雪纺妹子甜美又清秀

王长生欣慰的点点头,从这一点来看,王青山懂得感恩。

“青山,我们得到一套二阶飞剑法宝,以你现在的修为,难以驱使,等你晋入结丹七层,会好一点。”

汪如烟取出那套二阶飞剑,推到王青山面前。

“成套的二阶飞剑!”

王青山目光一扫,目光变得火热起来,有了这套法宝,他跟周云霄切磋,把握大了不少,有些麻烦的是,他的神识跟不上。

“谢谢九叔九婶,对了,我碰到了大燕王朝的周云霄,跟他约好十年后切磋。”

王青山简单说了一下他跟周云霄相遇的经过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王长生沉吟片刻,道:“青山你稍等片刻,我去拿一件东西。”

他起身离开,没过多久又回来了,他手上多了一个青色玉匣,里面装着一颗真魂果。

当初镇海宗遗址之行,王长生得到五枚真魂果,他和汪如烟吃了一枚,还有三枚,本来是打算留着炼丹的,炼制成丹药效果更好,不过王青山要跟周云霄切磋,他的神识未必能驱使一套二阶飞剑,服下一枚真魂果,应该可以驱使。

“青山,这枚真魂果你拿去服用,若是你晋入结丹七层,应该可以驱使那套二阶飞剑了。”

“真魂果!谢谢九叔。”

王青山眼中讶色一闪而过,有些激动的说道。

王长生微微一笑,道:“自家人,客气什么,你既然要切磋,那就好好修炼吧!争取将修为提升到结丹七层。”

“青山,胜负固然重要,不过你自身的安全更重要,我们不知何时才出关,你要小心行事。”

汪如烟苦口婆心的叮嘱道,他们也不知道要闭关多长时间。

王青山连声答应下来,闲聊了几句,告辞离开了。

南宫淼给了两份结婴灵物,之前得到天月金莲,加上一枚造化丹,天月金莲的莲子有不少,他们都能服用,这样算来,王长生有三份结婴灵物,汪如烟有两份结婴灵物,加上一件灵宝玉佛佩,王长生结婴的把握比较大,可惜的是,玉佛佩只能一人使用。

手上有这么多结婴灵物,他们不打算乱跑了,安心修炼。

王长生取出传讯盘,叮嘱了王秋鸿几句,跟汪如烟闭关修炼。

······

东荒,玄水宫。

神水殿,陈天河坐在主座上,王荣淼站在一旁,神色紧张,他站在一个银色法阵里,银色法阵符文闪烁不定,这是测灵阵,专门测谎的阵法,除非有特定的宝物,否则测灵阵可以测试出谎言。

在秘境里,汪如烟给了王荣淼一批火鸦的尸体,王荣淼卖掉火鸦的尸体,得到一大笔灵石,购买修仙资源,目前已经修炼到筑基九层,可以冲击结丹期了。

王荣淼是用玄水令拜入玄水宫的,入门之时就是筑基期,对玄水宫的归属感并不强。

说实话,若不是玄水宫陨落四位结丹和一大批精英弟子,陈天河是不打算帮王荣淼结丹的。

论修为,王荣淼够资格,论贡献,这些年,他努力做任务,论人品,他没有什么挑的出的毛病,最大的问题是他的来历。

按照宗门规定,无论任何人,手持玄水令就能拜入玄水宫,正是有这一条规定,玄水宫数次遭遇危机,都有高阶修士愿意出手相助,陈天河不会违反这一规定,不过他也不能不管不问,毕竟王荣淼是半路加入玄水宫的。

他派人查过王荣淼,王荣淼生性孤僻i,没多少好友,是苦修之士,也是任务狂人。

“王师侄,你不是我们溪国本土人士,又是半路加入我们玄水宫,老夫必须要过问一下,你不是其他门派的探子吧!或者说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,到我们玄水宫避难。”

陈天河沉声问道。

“回陈师伯的话,弟子不是探子,也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

王荣淼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测灵法阵并没有异常,这说明王荣淼没有说谎。

“结丹之后,你会一辈子留在我们玄水宫?”

王荣淼面露犹豫之色,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,玄水宫是溪国第一大派,可是他在秘境里遇到汪如烟,得知家族在南海的发展也不错,汪如烟等老祖宗活着,王荣淼不敢,也不会脱离家族。

“算了,老夫明白了,你去庶务殿,领取一笔修仙资源,离开玄水宫吧!大家好聚好散,”

陈天河摆了摆手,吩咐道,他是看出来了,王荣淼是打算借助玄水宫的力量晋入结丹期,结丹之后,可能就脱离玄水宫,这样一来,玄水宫没有必要培养王荣淼。

王荣淼长叹了一口气,跪了下来,冲陈天河磕了三个响头,转身离开。

一个时辰后,王荣淼飞出玄水宫的山门,消失在天际。

fpzw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