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于一旁的江流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了。

一直紧紧的盯着华笙母子三人,他们像是已经完全将他隔绝了。

他似乎再也融不进去了。

况且看着华笙痛苦的神情,江流心都要碎了。

什么时候,江流见过这样的华笙?又什么时候让华笙受到这样的委屈?

没错,就是委屈。

江流了解华笙,知道此刻华笙特别委屈。

她委屈为什么世界不公,她的孩子为什么要有那样的标志,为什么要像某个人,为什么一出生就被盖上了标签。

一辈子也拿不下去。

他唯一自保的方法不是逃亡就是死亡……还有变强,也是所有人最怕的。

生怕再也控制不住他。

华笙不知道那个人是谁,但她真的很想知道,想问一问,为什么像他,她的长安就不能活!

清纯学生服萝莉的棚内摄影写真集

“江流,也是这个意思吗?”

华笙什么都顾不上了,脑海里只有让长安活下去,她也相信长安的话,他永远不会伤害她。

华笙此刻说这话的时候,神情有些决绝,她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。

“不说话,就是默认,我怎么能忘记,的眼里就没有长安这个孩子!因为他当初伤了!”

“可不要忘了,今天的事,全是因为的父母,是他们带着人闯了进来,伤了我,长安为了保护我跟喜乐,才变成这样!”

“我不怨,是我自己的问题,我得不到父母的喜欢和信任,曾经一直跟我道歉,我都是回答没关系,是说欠我的,让我受委屈了,我也都不在意,但今天在意了,我要今天还,放了长安,让风兮放了长安,算我也求!”

“风兮,他出生的时候,我昏迷不醒,是几次三番的救他,如今再救一次,不行吗?就这么难吗?”

“们也不要再跟我讲什么大道理,因为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,什么听不进去的,更不想听的,她只要她的孩子活下去!其他所有的话,都是想她的孩子死,们让这个母亲怎么办?”

华笙说话的时候,看见江流跟风兮,甚至是秦皖豫一脸要劝解的样子,华笙再也忍不住的喊了出来。

她真的不需要什么大道理了,都是成年人,谁不明白啊?

可明白跟做到是两回事的!

难道因为明白,因为大义,就要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吗?

她这一生虽然短暂,但也做了不少的好事吧?

就不能有一点点请求?让她的孩子活着就那么难吗?

凭什么带着魔气就要被宣布死刑?

最开始的时候他什么也没做过,结果只是因为像某个人,就要被暗害毒杀?

如果不是风兮等人的护着,可能长安早就死了!

如今同样,若不是他有自保的能力,还不是要任人宰割?

说到底,真的入了魔的,有几个不是被逼无奈?

最后却被喊打喊杀!

一开始谁不想做个好人呢?

可这个世界给过机会吗?

给过长安机会吗?

华笙为他取名长安,没想到不过出生这一年来,他就没安过!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