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宏升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到处都是白光的空间之中。

除了白光,什么都没有。

“这是哪里?”

白宏升喊道。

话音落下,周围的白光如同前行汽车后视镜的景物般,向着后方退去。

前方隐约出现了几道人影。

白宏升睁大眼睛,看到一个人坐于高台之上,旁边立着两位魁梧大汉,四周还有身材妙曼的女子在跳舞。

可不知为何,他虽然看得到这些人,却是看不清他们的长相。

这时,那名坐于高台上的人开口了,声音如同九天之主,带着不可忤逆的威严。

“来者可是下界之人?”

白宏升呆呆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大胆,见到天帝还不速速跪下!天帝乃上界之主,岂是一个下界之人所能窥探的?”

短发清纯妹子文艺范写真

立于高台左侧的壮汉怒吼道。

声音如雷神发威,震的白宏升耳朵轰鸣。

“天帝?上界之主?我飞升了?”

白宏升狂喜道。

天帝威严的声音响起:“不错,你已成功由下界飞升至此。”

白宏升闻言,立刻叩首道:“下界白宏升,拜见天帝。”

天帝:“现在的你,已经有资格位列仙班。不过在此之前,还需要进行一道小程序。”

“只要能够成仙,什么程序都可以!”白宏升激动道。

成仙是他毕生的追求。

此刻成功飞升上界,距离目标仅有一步之遥,别说是一道程序了,让他干什么都行。

天帝微微点头,似乎很满意白宏升的态度。

“位列仙班需具备仙人之躯,你的躯壳乃下界带来,实则腐朽不堪。若想成仙,需斩掉这具躯壳,方可铸造仙基。”

白宏升闻言,迟疑道:“那我岂不是死了?”

天帝笑着摇头:“斩去的只是你的躯壳,而你得到的将是一具仙躯。”

白宏升隐隐觉得不对劲,可又想不到哪里不对劲。

最后,还是成仙的念头占据了上风。

为了成仙,他什么都可以做!

“我愿意!”

白宏升叩首道。

天帝向身边的魁梧大汉微微点头。

那大汉上前一步,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硕大的斧头,一步步走向白宏升。

白宏升感到心跳加速。

不但没有升仙前的喜悦,反倒有种大祸临头之感。

他抬头看了一眼。

发现那名大汉露出狰狞笑容,哪里有半分神仙模样。

“你不是仙人!”

白宏升惊呼道。

“现在才发现吗?已经迟了,去死吧!”

大汉一斧劈下!

现实之中。

长江江畔。

静立不动的白宏升,突然发出一声惨叫,然后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整个人的气势都萎靡下来。

周围的人面面相觑,不明白好端端的,白宏升突然就受了伤。

白宏升睁开眼睛时,双眼一片血红。

他看向郑飞跃,狞声道:“心魔?好狠的手段!”

“比起你的六亲不认,我这点手段算什么。”郑飞跃冷冷一笑,继而喝道,“所有人注意,他已经被心魔重创,实力不足五成,此时不杀更待何时?”

花仙子最先响应,扔出片片花瓣,花瓣如刀,杀意腾腾。

魔法师高举双手,地面颤动起来。

一块块碎石拔地而起,最后凝聚在一起,组成一块超级大石块,轰隆隆地飞向白宏升。

魏氏双胞胎召出锐金之剑和坚韧之盾,一攻一守,配合完美无缺,齐力杀去!

其他人见状,也都拿出自己的压箱底手段。

最后的大战开始了。

就连郑飞跃也召唤出承影剑,无形之剑夹杂于众人的攻击之中,刺向白宏升的要害位置。

短短时间,白宏升便已经浑身浴血。

正如郑飞跃所言,他被心魔重创,实力最少下降五成,再不复之前强横。

锐金之剑化作一道金光,从白宏升体内一穿而过。

呕!

白宏升喷出一口鲜血,动作迟缓起来。

紧接着,花仙子的数十朵花瓣也从白宏升体内穿过。

噗噗噗。

白宏升成了一个血人。

魏林豹厉喝道:“大家一起上,杀死白老狗!”

“杀死白老狗!”

永恒的高手部行动起来,使出各自的绝学,向白宏升身上砸去。

轰隆隆。

一片排山倒海似的响声过后。

白宏升的身影终于倒下了。

场响起欢呼声。

魔法师夫妇抱在一起,流出了复杂的泪水。

五年了。

他们终于大仇得报。

郑飞跃默默地收起白宏升身上掉落的血腥卷轴,看着欢呼的众人,并未有太多的喜悦之色。

干掉白宏升,不过是消灭了江彬的一条狗而已。

真正的魔王还在后面。

其他宿主在欢呼过后,也意识到这一点,神色逐渐有了变化。

最先行动的是散人宿主,他们从魔法师夫妇那里领到报酬后,和郑飞跃打了声招呼,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没人会傻到留下来对付上界的仙人,死亡率几乎百分百。

散人离开后,魏氏双胞胎带着永恒的高手走来,脸色尴尬,道:“郑老大,接下来的计划,我们就不参加了。”

魔法师皱眉道:“魏家兄弟,你们这就不够意思了。我兄弟帮你们杀掉白宏升,相当于救了你们所有的性命,现在轮到你们出手帮我兄弟,你们说不参加了?”

魏林虎脸色涨红,道:“我知道这事做的不地道,郑老大的仗义我们今天也都见识到了。不是兄弟们不道义,而是完拼不过啊。

江彬的手段大家都见识过,我们就算拼上性命,也伤不了对方一根汗毛……无意义啊!因为白老狗的缘故,永恒的人都快死光了,总得留点火种吧。”

魔法师陷入了沉默。

他虽然没见过江彬的手段,可毕竟是上界来人,恐怖可想而知。

“兄弟,你怎么打算?无论如何,我和爱人都随你共进退,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!”

魔法师道,现在他能做的,也只有这么多了。

郑飞跃淡淡道:“所有人都走,大哥和花仙子也走。魏氏兄弟说的没错,你们留在这里的意义不大,除了送死别无他用。”

花仙子笑道:“小飞飞,你帮我报了宝宝的仇,我和亲爱的是不会走的。”

郑飞跃长叹一声,眼神冷酷下来。

“魏氏双胞胎留下,其他人立刻走,能跑多远跑多远,江彬不可能在下界待多久,只要撑过这段时间,你们就是安的。”

“我们不走!”

魔法师沉声道。

郑飞跃笑着摇头:“大哥,以前我听你的,是因为你实力比我强。可现在,风水轮流转,你和花仙子得听我的。”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