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死啦死啦的罪过,没有宣判就退庭了。

唐基当着陈主任的面送给他们一个篮球一个篮筐,一并被扔上车的还有半个月的口粮,青菜大米调料外加一箱美国人的牛肉罐头,除了某个人偶尔从林跃房间偷到吃剩的,他们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尝到牛肉罐头特有的咸香,真的很是怀念。

董刀把这归结于林跃的强硬,要麻说是陈主任的功劳,不辣讲这是唐基那个王八盖子滴,贼偷了不要滴给他们准备的断头饭,而克虏伯一直很安静,静静地看着崔勇屁股下面放牛肉罐头的木箱子,偶尔打一两个馋嗝。

“我的爷,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呀?您要不想活可以,别拉着我们给您当垫背的成吗,小的在这里求您了。”

孟烦了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挤兑阿译,他把矛头对准了林跃。

迷龙抱着那个篮球,仰望天上的云彩,郝兽医低头不语,李乌拉倚在盛米的麻袋上,嘴角含着一根嫩草。

“就是嘛,就是嘛。”林译操着吴侬腔说道“你这样一搞,没事也变成有事了。死定啦,龙文章死定啦。”

林跃瞥了二人一眼,没有搭理他们。

这时卡车一个急刹,车厢众人身体往前倾斜,豆饼的头撞在铁梁上,疼的呲牙咧嘴。

林跃翻身下车,拉开驾驶室的门,把驾驶员赶到一边,三两下发动引擎继续往前开。

……

生活归于平静。

指尖上的夏天

虞啸卿和唐基似乎把他们遗忘,也可能是在商量怎么合情合法地处死龙文章,反正暂时顾不上这边。

众人好像蜷成团的蚯蚓,龟缩在禅达城一角的某个院子里。

吃饭是克虏伯每天最快乐的事情,可他总是吃不饱,而其他人也已经习惯了他在吃完米饭后叫一声还饿的毛病;要麻和不辣分分合合好几回,豆饼和蛇屁股成了他们关系搞臭后的替代品;迷龙把矛头对准了丧门星,准备削出一个老二来;阿译又开始唱他的小酸曲,说是给死啦死啦送行。

林跃开始夜不归宿,就像以前在收容站时那样,没人知道他去干什么了,一同失踪的还有八顿。

庭审结束一周后。

林跃踏着晨光推开收容站的大门,顺手给满汉和泥蛋丢了两枚野果,完事把半袋粉条子放到饭棚的桌子上。

迷龙光着膀子在院里洗脸,上官戒慈冷着脸在那儿洗衣服,右眼角下面一点的地方有一块淤青。

“这怎么说的?”

康丫叼着一根粉条说道“两口子打架哇,闹了一宿,你那台留声机都给弄坏了。”

孟烦了戳了山西兵后背一下“你看见了?别瞎说啊。”

要麻打着呵欠从屋里走出来,坐到林跃身边的长凳上“老子以前讲过噻,他就是个粑耳朵。”

眼见郝兽医听到外面动静从北屋走出来,林跃把挎在肩头的两个布包里的小包丢过去。

老头儿接过去掏了掏,从里面拿出一卷绷带,两个装碘酒的药瓶,药瓶的盖子有点湿,他用手指抹了一下。

红红的,是血。

郝兽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

林跃没有解释,看见董刀和大脚由西厢走出来,望他们招手说道“来,你们俩跟我去东门市场一趟。”

一听去东门市场,大脚很高兴,因为谁都知道跟着林上尉有肉吃。

临走前董刀还特意洗手洗脸,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。

来到东门市场,林跃带着他们拐进典当行,跟朝奉低声交谈几句,把肩上挎的布包推过去。

董刀一眼便看到凸出包裹的黝黑枪口。

手枪!

从造型来看应该是日军装备的南部十四式手枪。

这玩意儿他在李乌拉那里见过,说是跟着林跃杀鬼子从一名日军少尉身上搜到的,大脚手里也有一把,时不时的拿出来在那些兵油子面前炫耀,说是林跃送给他的生日礼物。

这几天炮灰团的人害怕被何书光那群人刁难,员窝在收容站里哪儿也没去,而林跃的配枪是勃朗宁,比南部十四式好用多了,那么问题来了,布包里的手枪是哪里来的?

董刀一脸凝重地看着他,心里有一个大胆又怪异的念头。

难不成……他每天晚上夜不归宿,是去对岸杀鬼子了?

想想奔腾东去的怒江,想想日军屯守的南天门。

这……他是怎么做到的?

手枪这玩意儿在抗战时期可以说是身份象征,一般只有军官会配手枪,普通士兵就一杆步枪几发子弹,即便是小鬼子的东西,也远比中正式、三八大盖什么的昂贵多了。

朝奉把布包干净利落地收起来,之后将林跃请到里间,没用多长时间俩人一起走出,可以看出这次合作很愉快。

董刀看着有说有笑地两个人,他敢肯定林跃不是头一回干这种事。

“走吧,带你们吃点好的。”

林跃带着二人离开典当行,径直走进斜对过城里最大的酒楼,跟跑堂要了鸡蛋、牛肉、青菜、还有一条鱼两壶酒。

有鱼有肉有菜有酒,哪怕是一向稳重的董刀,也忍不住口水横流,同大脚抢食般地把桌上的东西扫了个干干净净,还要了两碗米饭淋上菜汤一股脑扒进肚里。

林跃喝了一口酒,把空杯放下“吃饱了?”

“吃饱了。”

董刀捻起碗沿附着的几粒米送进嘴里。

“走吧。”

他喊跑堂过来结账,完了带着俩人走出酒楼。

大脚在后面问道“林跃哥,我们去干什么?”

“去城郊兵营,找原来的弟兄。”

“哦。”

大脚对这个回答没多少想法,董刀脸色一变,心里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
就知道这顿饭不好吃,看嘛,要命的事情来了。

……

一段时间后,三人来到城郊军营,林跃吩咐大脚在远处看着,与董刀二人走到大院门口,跟警卫说来找自己部队的士兵。

那些人当然不让他进入,还拿枪推搡董刀。

林跃朝着里面喊了几声,没过多长时间便听到一阵吵嚷声,整个军营开始骚动,门前站的几名持枪警卫进了大院,很快地,一名副营长带着两个满头大汗的士兵走出来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擅入营区乱我军心是重罪知不知道?”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