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长渊看着她大包小包的,“要准备回去京城了?”

简芷颜笑,“是啊,下次你要是有机会再去京城的话,我请你吃饭。”

殷长渊没有说话,更没说他接下来会去一趟京城,而且在那边呆的时间还会很长。

“时间不早了,那我先——”

然而,她的话还没说完,殷长渊忽然就走向了门口那边,“茜白,回来了?”

简芷颜看了眼过去,看到穿着一身蓝色长裙的苏茜白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这个时候见到苏茜白,简芷颜露出了惊艳的神色。

苏茜白无疑是漂亮的,可今天晚上的她跟前几次她看到的他有几分不一样。

她不再穿着职业套装,一身蓝色长裙衬托得她端庄又高贵,而且她今天的妆容非常精致漂亮,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几分,高贵又迷人。

“你好。”

可能是注意到她的视线,苏茜白这次倒是走了过来,轻轻的跟她打招呼。

简芷颜笑了下,真心的赞美道:“你好,你今天真漂亮,殷先生真有福气。”

氧气美女亲近大自然外拍美图

“谢谢简小姐,简小姐客气了。”

苏茜白笑了下,“抱歉,今天有点累,想上楼去休息了。”

简芷颜怎么好意思打扰人家休息?冲着苏茜白点了点头。

殷长渊看了她一眼,之后,什么也没有说的和苏茜白一起离去。

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,简芷颜笑了下,忽然想起了到这里来的第一天时,几个前台的女孩子说的话。

他们确实很般配,而且,她也能看得出来,殷长渊是真的很爱他的未婚——

他们的背影再度映入眼睑时,她笑容一顿,忽然心口一凉,骤然瞪大了眼眸。

她终于想到了为什么在咖啡馆外面的时候,她会觉得那个女的背影这么眼熟了,原来,那个人的背影和苏茜白的非常相似——

不过……

她清楚的记得,那两人的衣服的眼色,都是白色的啊,而苏茜白的事蓝色的长裙,就这一点而然,已经是不可能了,谁会这么短的时间内,换一套衣服?

看到这里,简芷颜就知道自己百分百是看错人了,那个人根本不是沈慎之!也不是苏茜白!

想到这,简芷颜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“天,我,我到底在想什么啊!”

只是,刚走了几步,她似乎,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她看向苏茜白和殷长渊离去的方向,苏茜白怎么会知道她姓什么的,难道殷长渊跟她说起过她?

简芷颜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爱胡思乱想了,想到这,她也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,转身,回去自己住的房间。

刚拉开放开的门,忽然小手就被一冰冷的大手给握住了,整个人被人往里面拖。

简芷颜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人抱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
“慎……慎之?你……你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鼻翼间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味道时,虽然房间的门没有开,可她还是她立刻认出了这个人就是沈慎之。

“刚到。”

他低沉的应声,俯身,吻住了她的唇。

被他抱着,被他亲着,简芷颜却愣在了原地,呆呆的让他吻她。

感觉到沈慎之似乎要乱来,要更多时,简芷颜像是想到了什么,在黑暗中推了推他,然后开了灯。

在看到沈慎之身上穿着的是灰色的衬衫时,她舒了一口气,趴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她在想什么啊,苏茜白也已经和殷长渊订婚了,他怎么可能和苏茜白出双入对?

沈慎之将她抱起,往床上走去,简芷颜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,就被他深深的吻住,压在了床上,要了。

自从沈慎之离开京城去出差,也过了半个月了。

以前,要不是简芷颜不方便,只要两人都在,沈慎之就能天天的粘着她要她。

现在,过了半个月了,不止是沈慎之,就连简芷颜也忍不住的开始热情的回应着沈慎之的吻。

也许是很久没有要她了,沈慎之这次做得非常激烈,抱着她吻她的时候,连她的魂魄差点都被他吻出来了。

简芷颜抱着他,攀附着他,回应着他。

房间里很快就传遍了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的声响,且久久不散。

简芷颜再次醒来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摸了摸床上个隔壁的地方,没有人,整个房间都市静悄悄的,除了她的呼吸声,她一点声音都听不到。

要不是身上让人男人忍受的酸痛异常的明显,简芷颜甚至还没会以为昨晚沈慎之到这边来的事只是一场梦而已。

洗漱后,她看了下时间,幸好还早,还没到她去机场的时间。

醒来,转了一圈没见到沈慎之,她拨了他的电话,而他的手机却落在了房间里,没有带走。

她想玩玩他的手机,却现他手机设置了开锁密码。

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是很少看到他用手机的,简芷颜也根本不知道他手机的开锁密码是什么,只好放下了他才手机,叹了口气。

最后,只好给严胥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
然而,严胥的电话也没有能打通。

联系不上他,就只好房间里等他了,反正她也没什么事要做。

等到差不多中午的时候,简芷颜看书看得睡了过去之后,沈慎之才回来了。

不过,他刚回来,她就醒了,揉了揉眼睛,含糊的说:“回来了?刚才去哪里了?怎么手机也不带?”

“下楼和人谈点事。”说着,将她揽入了怀中,吻着她的端,有吃早餐吗?

“吃了。”

“现在饿不饿?”

“还好,不过,我订了下午三点回去京城的飞机,吃完饭我就得赶去机场了。你呢?你怎么会忽然的从法国回来这边的?你都没有跟我说过你会到这边来。”

他将她抱起来,走到了外面的沙上坐下,“我晚上就要飞回去法国。”

她不开心了,觉得他太忙了,“还要飞去法国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“去外面吃还是叫餐?”

“叫餐吧,我不想动,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好好的用餐了,得赶飞机,这边距离机场很远。”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