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耀隆自信一笑,道:“陈前辈,你就放心吧!二阶中品妖兽,青山不知道杀了多少,有他出马,一定没有问题。”

陈虎有些诧异,眼中的怀疑之色稍减,既然王耀隆这么说了,他也不好再反对,汪如烟刚刚产子,让王长生抛下妻儿去帮陈家除妖,他不觉得自己家族有这么大的脸面。

“我刚刚回来,过两日再跟陈前辈前往陈家。”

陈虎点头,答应下来。

“那好,二十五曾祖父,陈道友,你们慢慢聊,我去看看九婶。”

说完这话,王青山转身离开了。

王青山来到王长生的住处,发现挤满了人,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浓浓的笑意。

“好了好了,多谢各位叔伯兄弟了,如烟刚刚产子,你们让她好好休息,都回去吧!改日我再设宴庆贺。”

王长生冲众人一拱手,客气的说道。

“大家都回去吧!别打扰嫂子休息,改日咱们再设宴好好庆祝一下。”

王长玥跟着劝道。

听了这话,众人陆续离开。

清纯女孩复古写真

没过多久,就剩下王长生、王长玥和王青山三人。

“九叔,恭喜啊!侄儿也没什么好东西,这是二阶中品寒冰蟾的内丹。”

王青山恭贺了一声,取出一个青色木盒,递给王长生。

王长生道了一声谢,收下了青色木盒,关切的问道:

“青山,这两年你都在哪里猎杀妖兽?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?”

王青山也没有隐瞒,如实道来,并把陈虎上门拜访这件事,告诉王长生和王长玥。

“二阶中品的妖兽!陈家的家族驻地附近是一大片沼泽地,你上路之前,去库房领取两枚解毒清灵散,希望你们用不上。”

王长生沉吟片刻,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。

王青山的斗法经验丰富,加上二阶中品傀儡兽的辅助,对付两只二阶妖兽,应该没有问题。

“九叔,我们手上的二阶傀儡兽损毁了不少,你有空就修补下。”

王青山取出一个青色储物袋,递给王长生。

“嘻嘻,终于可以出去散一散心了。”

王长玥甜甜一笑,脸上露出憧憬之色。

她是阵法师,可是王家用不上布置那么多阵法,她更多的时间是在修炼。

王长玥不会炼制阵旗,不过她可以将布置阵法的材料分批装好,交给王长焕炼制阵旗,一年能炼制一套二阶下品阵旗,扣去成本,利润有两千多块灵石,若不是王家的二阶炼器师不多,王长生要忙着修炼,利润会更大。

当然了,王长玥会布置的二阶阵法并不多,她布置阵法,靠自己摸索,布阵水平不高,也没什么阵法师跟她交流。

她倒是想跟其他阵法师交流,可惜没什么机会。

“你没出过远门,也没多少猎杀妖兽的经验,你负责布阵就行了,要不把十八弟叫回来吧!你们两个一起去,我也好放心一些。”

“不用了,九叔,两只二阶妖兽而已,有二阶傀儡兽的协助,我能解决,红叶岭那边需要十八叔看着,听说十八叔在闭关修炼,还是不要打扰十八叔了,这事我能办好。”

王青山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王长生沉吟片刻,取出一颗金灿灿的圆球,递给王青山,道:“修复二阶傀儡兽需要不少时间,这只二阶上品傀儡兽你带上,以你筑基二层的神识,不能操控太长时间,你速战速决,不要拖延太长时间。”

“知道了,谢九叔。”

“谢什么,自家人,这只二阶上品傀儡兽你留着用吧!外出猎杀妖兽的时候,尽量不要使用,留做底牌,等你回来,我可能已经闭关了,这一次闭关的时间恐怕会比较长,你九婶恢复一段时间后,也要闭关了,她停留在筑基四层多年了,家族就劳烦你们多照看一些。”

王长生面色凝重的叮嘱道。

王青山和王长玥答应下来,这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。

闲聊了一会儿,王长玥和王青山告辞离开了。

两日后,王长玥和王青山带着十名族人离开了王家堡,跟陈虎赶往陈家。

······

青月坊市,四海酒楼。

大堂内座无虚席,二楼三楼也没多少空位置,生意十分红火。

王青泽从后院走了出来,看到店里的生意红火,他十分高兴。

“王掌柜,这紫鳞鲫鱼汤不错,我就好你们四海酒楼这道菜。”

“要我说,百果酿才是一绝,配上爆炒灵蛙,妙不可言。”

听到食客赞美的话,王青泽脸上的笑容更深了,他冲众人一抱拳,笑着说道:“多亏诸位道友前辈的捧场,否则我们店早就关门了,我们四海酒楼出了两种灵糕,还请诸位品尝一下,给一些意见。”

王青泽话音刚落,五名青衣小厮从后院走出,手上各端着一个托盘,给每一桌客人都送了一碟灵糕。

这一举动,让其他客人称赞不已。

王青泽能把四海酒楼经营的这么好,除了家族的投入,他本人也花了不少心思。

再好吃的东西,吃多了就会腻,为此,他花重金聘请了三位灵厨师和两位糕点师,隔一段时间就推出一道新菜式,不时送给客人一些免费的食物,灵糕、水果、鱼汤等等,老顾客上门都会优惠,一些消费比较高的客人,逢年过节都会送上一份礼物,他这才把四海酒楼的生意做的这么好。

当然了,他并非无师自通,这些都是王长星教他的,王长星在这方面有很丰富的经验。

没过多久,他来到三楼的一间雅间,雅间里有两名女子,一名青裙少妇和一名蓝裙少女。

“王掌柜,知道你忙着做生意,可是你也不能怠慢了林妹妹啊!林妹妹等你大半天了。”

青裙少妇埋怨道。

“对不住,实在对不住,宋夫人、林仙子,这都是王某的过错,我刚才忙着处理店里的生意,我自罚三杯,以作惩戒。”

王青泽一脸歉意的说道,目光飞快从蓝裙少女身上掠过。

他已经成亲了,妻子前后诞下三子一女,无一例外,都没有灵根。

做了父亲之后,他才理解王长星,子不教父之过,王长星为了让他在仙途走得更远,常年在外做事,省吃俭用,可惜他年少不懂事,白费了王长星的一番苦心。

相关标签: